司粥耶

怠惰系选手,有病才更新
原ID:七个里

【赤黑】嫌い

*又是摸鱼

*和沫沫一起写着玩
*热疯了的产物(。

比起冬天的寒冷更讨厌夏天的太阳,比起早晨的白霜更讨厌夜晚的暴雨,比起冰镇碳酸饮料的水渍更讨厌附在身体上的汗水。

讨厌,最讨厌夏天了。

从早起开始就被烘烤着,烘烤着上课、吃饭、训练。如果训练穿的T恤脱下后不马上洗干净的话,第二天就会发臭、变黄,就像沾上呕吐物一样,而且邋遢的男生大有人在,喷上清新剂的更衣室变成了化学炸弹,随时都会被两股无法融合的气味挤爆炸。


“喂,黑子,如果还能坚持住就起来。”

黑子瘫倒在地板上,贴近地面的耳朵能清楚地听到地面上脚步声在靠近。

传球、传球、传球、传球、传球、传球……

我也很想像青峰君一样,高高地跳起来得分啊。

黑子轻轻捻了捻鬓角,湿漉漉的头发贴在了耳朵后面,皮肤被燥热的汗水粘在了地板上,冷静不下来的身体像濒死的鱼,带着腮喘息。

“黑子,起来。”

不要。即使这样的拒绝着,却已经无法再忽视了。

看我这么可怜,拜托就放过我、无视我吧。

“快点起来,再不做反应就去跑圈。”

对方呼出来的热气喷到了鼻梁上,脸上细小的绒毛被吸引了起来,距离好近。

睁开眼睛,入眼的拱形天花板就像自己拥有了360度的视角,被拉回了现实世界。

“黑子,如果再不提升体力,你一场比赛都打不下来。”

赤司盘着腿坐在他身侧,训练菜单侧面的塑料壳着地,与他说话的同时轻轻磕着地板。

“太热了。”

“坚持一下。”神色冷漠的赤司就像阎王一样,而黑子就是被指唤的小鬼。

翻个身,手撑着地板才好不容易借力站起来,抬起头时赤司已经走远,只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
有时候他看赤司就像照镜子一样,不出众的身高、相似的五官、被称作面瘫的脸,球队需要他是因为需要一条锁链,是赤司君建立起的锁链,现在只是交给了他而已。但更多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与赤司间的差距。家世也好能力也好,他都望尘莫及。

好歹像一点中学生啊。

这样抱怨着,黑子拖着被汗水浸湿的身体开始缓慢运动。


“体育馆就麻烦三军打扫了!”

躲在一军队伍的黑子听到这样的话不免有些开心,前不久他还是被要求打扫体育馆的三军一员,但这样幸灾乐祸实在不是男子汉的作为,只要偷偷想一下就好,反正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篮球部大部分队员都会选择在体育馆后面的水池上用水管冲个凉,然后穿着湿漉漉的训练T恤回家,黑子是个例外,看外表都知道他是中规中矩的人。

等到人几乎都走空了他才会到更衣室换衣服,虽然很喜欢男生们吵吵闹闹的气氛,但在此之前先让他休息个够吧……

“黑子?还没有走吗?”

意想不到的在更衣室遇到了赤司君。

“马上就要走了。”黑子打开衣柜,T恤脱下叠在旁边,套上帝光的校服把扣子系到最上面一个。

“要带回家洗吗?”赤司也刚脱下上衣,正用毛巾擦拭着汗水。

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赤司在问什么,看见他扬了扬手里的T恤才恍然大悟地回答道,“其实类似的t恤我还有两三件,就算不立刻洗也没关系。”

赤司象征性地点点头,便转过了身。黑子却眨眨眼,看着赤司裸露的背部出了神。和他一样的骨骼和臂膀,他却一直、一直、看着他的背影。

训练时的背影、球场上的背影、在学校走廊里的背影……

都快要看吐了。

明明是最应该感激的人,感激他发掘了自己、感激他让自己有了在球队存在的价值。

明明最感谢赤司君了。

“黑子,要一起去洗T恤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“那就和我走吧。”

看着赤司自顾自拿起自己的T恤,又自顾自打开门走到他前面,好像有足够信心自己会跟上来一样。

又是他的背影。

“我说过了要回家洗吧。”说不上是生气的语气,但因为疲惫变成了有气无力地抱怨。

“太阳快下山了。”像很多人一样赤司无视了黑子的发言,打开水龙头,汩汩水流在水管里烤得温热,冲在手上感觉很微妙。

黑子站着不动,听了赤司的话就去寻找太阳。在层层叠叠的云朵背后,躲起来的太阳已经可以直视光芒,火烧云从西边天蔓延,然后在东边天熄灭,风都被烤热了。水池台子有些烫,赤司洗完自己的T恤扔到黑子手里,又拿过他的体恤,展开,放到水流下。

“黑子很讨厌夏天吧。”

黑子还沉浸在对赤司一系列动作的诧异中,视线从太阳那里移到了赤司身上。水池里的水溅到了他的校服上,还没有渗透进布料里去就蒸发了。

“嗯。”点点头,他只会单调的回答,对引起话题实在不在行。手被湿T恤盖在下面,凉丝丝的,赤司已经拧的很干了,黑子想加工都没有余地。

“黑子也很讨厌我吧。”

赤司的侧脸逆着光,本就昏暗的光线现在更是看不清出他的表情。太阳缓缓落下走出了云层,然后沉在了地平线下,在另一个地球升起。

水池边的路灯毫无预兆的点亮,照出了黑子慌张的脸。

“怎么会!我最感谢赤司君了!”

“如果不是赤司君,我怎么会升上一军,怎么会和奇迹并肩,怎么会……!”

“我知道了,好了黑子。”赤司兀地笑起来,翘起了嘴角,弯起了眼睛,赤红色的眼眸深处是暮色的玫瑰花园,隐隐残留着金色的余晖。

黑子松了一口气,也忍不住跟着赤司笑了起来。

明明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。

黑子哲也,比起夏天更讨厌赤司征十郎。


Fin



评论(16)
热度(114)
©司粥耶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