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个里

是怠惰类型的植物体

后生可畏

06


冬季的最后一波寒潮降临,雪断断续续,停歇的间隙来不急呵口热气,人们窝进被炉就像掉进了温暖的陷阱,企图像猫一样慵懒地迎接春季来临。但总有些例外,高三的学生就算窝在被炉里也要抱着习题,昏昏沉沉的空气以及窗外的寒意都让他们感到手指无力,可有什么办法呢?春天都是熬出来的呀。

“咳咳——”耳边连续的咳嗽声打断了黑子的思路,视线转到声音的来源处,妈妈正背对这他,撑双手着厨台,单薄的身子因为咳嗽而不住的颤抖。


黑子放下了手中的笔,站起身走到了厨房。

“小哲累了吗?要吃水果吗?”黑子还未说话,母亲已经察觉到了他的脚步,转过身脸上挂着温柔而疲倦的笑容。


“妈妈需要帮忙吗?”他站在母亲身边歪着头问,妈妈身体不舒服不是一两天了,比起关怀的话他更擅长做出行动。

母亲摇摇头发出拒绝的鼻音,“抱歉哦,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。”

“没有的事。”黑子回答,一边拿过了妈妈递上的苹果。

“啊呀,已经这个时间了呀!”黑子太太看了一眼客厅的钟,惊呼着关掉煮东西的火,擦擦湿掉的手,还不忘嘱咐黑子,“妈妈要去兼职了,你记得把做好的小菜给赤司君送过去。”

“受赤司君这么多照顾,也没有能回报的地方,只能在小事上感谢他了。”


“妈妈,不去兼职也是可以的吧?”黑子问道,似乎没把母亲之前的话听在耳里,但黑子太太只是一愣,随即又是笑容,“不兼职的话,要维持开支很困难呢,而且小哲还要考大学——”

“我不考大学也没关系吧,”黑子意外地打断了母亲的话,“高中毕业后去找工作。”


看出孩子眼底的担心,妈妈拍拍比自己高一头的儿子,“别说傻话,妈妈没问题的,小哲一定要好好读书哦。”

“爸爸可是希望小哲成为一名文质彬彬的学者哦。”想到过世的丈夫,黑子太太笑的更加温柔,“妈妈呢则是希望你成为像你爸爸一样有学问又可靠的人,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呢。”


成为像爸爸一样的人,可是爸爸是什么样的人呢?黑子忍不住在内心发问,可靠?在他眼里父亲一点都不可靠。年幼时的他对爸爸的全部印象就是他的一双手,拇指间有厚厚的茧,时常拿着钢笔,写着他当时看不懂的字符。父亲时常不在家,大都是母亲陪着他,只是突然有一天,母亲带着他搬进了小房子,陪他的时间也变的很少,记忆里自己变成了一个人,一个不懂事却装作懂事的小孩子。


黑子低着头,咬下嘴里的果肉,酸酸的果汁融进嘴里,声音变得闷沉,“成为像爸爸一样的人有什么用呢,最后还是剩下我们辛苦的维持生计。”

“小哲······”

意识到自己正在说什么的黑子猛的抬起头,母亲脸上僵持着刚刚的温柔,他看清楚了这个女人青色的眼袋、干燥的脸颊、下垂的嘴角,他强装自然,“啊,时间,时间快到了哦,妈妈。”

“说的是呢,快要迟到了!”母亲拾起苍白的微笑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离开了厨房。

“小哲,千万不要忘记给赤司君送东西哦!”站在门口的妈妈再一次嘱咐,黑子看着母亲点头,刚刚的想法就像错觉。


大门一关,屋子里只剩下黑子一人。他啃着苹果,视线落在习题上心情更加烦躁。

真羡慕脑袋聪明的人啊,做什么事情都轻而易举,不怕辜负谁的期望,未来就像铺好的宽阔大路。

世界真是不公平呢······

黑子嚼啊嚼,鼓起的脸颊上下蠕动,像是要把这股命运不公的怨气随着嚼烂的苹果咽进肚子里去一样。他看向窗外,雪已经停了,太阳也冒出了些,雪反射的光打在对面,那些矮小的老建筑也是亮堂堂一片。他不再多想,索性听母亲的话,趁着雪停去一趟赤司先生家送东西。



黑子家离赤司的公寓很远,换乘两次地铁,到赤司公寓楼下时雪又下了起来。电梯升到11楼,门一打开黑子倒是一愣,今天来拜访赤司的不止他一人,玲央已经先一步站在了赤司门外 ,而前者正皱着眉头,拨弄着他被雪打潮黏在一起的黑发。


“啊哟,真是的,弄脏了呢。”

“实渕先生,您好。”黑子站到玲央身后问好,不出意外的得到对方一个颤抖回应。

“小哲,啊来找小征呀。”拍拍胸口,玲央笑眯眯地看着少年,周边似乎隐约燃起邻家大姐姐的气场。

“是的。”黑子点头,“来给赤司先生送东西。”

“啊呀呀,真是好孩子呢。”

黑子刚要回话,就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声音。


“你们站在我家门外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被点名的二人双双回头,一人带着夸张的惊讶,一人则只是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。

“小征,你去哪里了呀!”

“赤司先生你好,打扰了。”


赤司征十郎一袭黑色立领风衣,肩膀上还有点点融化的雪花。听到黑子对他的称呼挑眼看了一眼少年,后又拿出钥匙回答玲央的话,“有饭局,石川家和另外几家都有参与,关于投资的事情。”


“啊,正好,我来就是送资料的。”玲央晃了晃手里公文包。

“那你呢?”赤司又问,玲央愣地眨眨眼,半天才反应过来赤司是在问身边的透明少年。

黑子反应快,于是也晃了晃手里的包裹,“我也是来送东西的。”

赤司一笑,钥匙一转打开了门,“都进来吧。”


“你们自便,我去换一下衣服。”赤司留下一句话便进了卧室,刚刚赤司路过黑子时他就闻到了,一股淡淡的烟酒味,对他这个年纪的高中生来讲,这种味道多了层意义,自己渴望的就是自己缺少的,这就是成熟的社会人士呢。

和黑子坐在一起的玲央自然的搭起话来,

“小哲是高三生了吧?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加油哦!好好念书考一个理想的学校吧!”玲央少女十足的握拳打气,虽然知道对方是出自好意,但黑子今天就不想听到这样话,好在他面瘫惯了,常人根本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。

“谢谢。”出于礼节性的回复反而让玲央提起了兴致,开始不自觉的回忆起他的大学生活。不说不知道,一说黑子才发觉身边这个知心大姐姐竟然是赤司的学长。

“大学生活现在想起来真是美好呢,有很多很好的男人,也没有工作后这么多烦恼。”岭央感叹着。

我倒是很向往社会生活呢,能自己赚钱什么的。 黑子心想

“话说小征当时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呢!喜欢小征的女孩子是很多哦,热情大胆的女学生表白起来一点都不手软!”

那是当然的吧,赤司先生这种人,只看脸一辈子都够了。

“不止是看脸哦,小征各个方面天赋都很高,传闻说他从来没有输过,不是夸张的说法哦,是从出生到现在,从来没有尝过败北的滋味。”

哇,有点像轻小说里的设定呢。

“而且家里也很有背景,真是白马王子呢!”玲央捂脸,纤长的手指捧着脸颊晃来晃去,似乎有小花在他身边不停打转。

命运······不公啊······


黑子面无表情的抱怨,啊,在家里好不容易压下的怨念此刻都完美的激发了出来。长相好家世好性格好有能力,前途光明似锦,赤司先生,不就是他羡慕的那类型人吗!


“玲央,别和哲也聊了,带着文件来书房。”赤司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手里还多了只烟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抽烟能提起精神来。他又看向端正坐在沙发上的黑子,“不好意思哲也,现在我有点忙,电视柜里有游戏手柄,冰箱里有糕点,你先自己玩吧。”


“我只是来送东西的,要是赤司先生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了。”黑子听赤司这么说于是站起身,将包裹放在了茶几上。

“不是说过让你叫我哥了吗?”赤司笑着说,可语气间给人的感觉很是微妙,黑子被问的没底气了,挠挠脸颊,“这么叫,感觉过分亲密了。”


“哈······小哲还真是太细腻。”一旁的玲央插话,然后引来了赤司视线一撇,闭上了嘴巴。

“外面雪又下起来了,等雪停了再走。”

赤司直接跳过了称呼话题,与其说是提议倒不如说已经为黑子做好了打算。赤司命令般的口吻让黑子下意识拒绝,

“不用了,我现在······”


赤司皱起了眉头,因为有要紧的事处理,便出言打断了黑子,“听话,别让你母亲和我担心。”说完就转身进了书房,玲央也跟了进去,轻轻带上了门。


黑子站在原地,他一个快成年的男生被要求听话,把他当不懂事小孩子看待吗?他皱起了眉头,但还是坐回了沙发。赤司都这么说了,他再离开,反而觉得自己更不懂事。今天是怎么回事,诸事不顺。

明明知道成年人这么说是为了自己好,可有些话听多了,耳朵起茧子了也就烦了。

对他的期望也好,建议也好,在这火苗一样的年纪里反倒像干柴火,他不以为然,叛逆的火苗却越烧越旺,不想有那样的想法,不想说那样的话,可你不让我干,我偏要反其道而行,我有自己的意志,凭什么要你们左右?我有自己的判断凭,什么对你们言听计从?

他越想越不服气,鲜有表情的脸上都露出了愠色。于是又“腾”的站起来,不告辞就往门口走。他甚至想好了离开时要把门重重关上,让他们听到那“嘭”的不妥协的声音!


“哲也,你干嘛去?”

即将要摸到门把手的黑子一愣,伸出的手又慢慢缩了回去。刚才太恼火竟然没有发现书房门开的声音。赤司手里已经没了烟,去厨房倒了一杯水。

“从刚才开始,就觉得你心情不好。”他靠在餐台边正对着少年,嘴唇抵着玻璃杯扬起脖颈,喉咙滚动咽下一口水,“莫名其妙的闹脾气,可不是男子汉的表现。”

黑子脸一红,被这话说的发羞。他自认为自己男子汉气概十足,现在被这么说,实在是忍不住喊一句“你们不会理解的!”,可他还是沉默着,蓝眸直直的迎上那双探究的目光,



“赤司先生,我先告辞。”
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





评论(23)
热度(104)

© 七个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