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个里

是怠惰类型的植物体

【赤黑/赤司生贺】后生可畏

01


   暮色降临,这条路上人迹罕至。赤司的车子抛锚停在了一边,他西装革履靠在车门上,如从夜晚走来的翩翩公子,澄金的灯光在他身上织出一件暧昧的、名叫落寞的纱。

   再往前走是他一位老师的家。他本没有拜访的意思,但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这儿,车子还不巧的抛了锚,简直就像事先安排非要他去拜访这位故人一样。

   老式的出租公寓挤在路两边,房子与房子缝隙间还能看到阴绿的苔藓。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后,这样的街区也数不胜数,在繁华的东京掩盖着清冷的落魄。


   老师家住址挺难找,要不是赤司眼尖,早该错过了那栋不起眼的房子。他站在门外,门牌已经翻了黄色,黑子二字也有些模糊不清。

   赤司整了整衣领,带着笑容敲开了门。

   “您好?”

   开门的是一位妇人,她身材娇小,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细纹,蓝发中还能看到几根反光的白发。

   赤司眉眼弯弯,亲和十足,“您好,请问黑子老师在吗?我是他的学生。”

   妇人惊讶地看着他,随后苦笑摇头,“哲光已经病逝好多年了,”说着她抬起眼,目光充满回忆,“你是征十郎吧?哲光这辈子没教过几名学生,我见过你,在你小时候。请进来吧,外面凉。”

   赤司“啊”了一声,露出遗憾的表情,“真是……令人伤心的消息,抱歉。”

   妇人再次摇摇头,眼角的笑纹皱了起来,她再一次邀请赤司,“没关系,请进吧,进来坐坐吧。”


   盛情难却,赤司道了句“打扰”,便进了屋。 房间不大,布局也很简单。一进门便是小小的客厅,靠墙角放着黑子哲光的牌位,桌子在正中间,其余的没什么摆设。赤司正要给逝者拜上一拜就听到从桌边传来的动静。他扭过头,一个少年毫无预兆地闯进他视线,好像幽灵一样的存在感,连他都没能第一时间发现。


   “您好。”少年低下头问好,浅色的唇张合,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眉眼。

   “你好。”赤司回应。他话语刚落,少年抬起头来,那双冰蓝的、清澈眼眸兀撞进了赤司心里。就像穷尽水源的沙漠旅人,望见绿洲一样,火烧的喉咙已经感受到股股甘泉,冷丝丝的味道已经窜进了他的鼻子。

  赤司又朝少年笑笑,红眸波澜着温柔的光。


  黑子太太端着托盘从厨房出来,看客厅的两人对视,便引赤司落座,一边介绍起来,“这是我们的儿子,黑子哲也。”


  “和您长的很像呢,上高中了吧?”

  “嗯,高三了,也快要毕业了,希望考个理想的大学才好。”

  “辛苦您了,一个人为孩子操心。”

  “做父母的都是这样,征十郎最近好吗?以前好像听哲光说过,你在外面念书?”

  “是的,不过早已经毕业了,现在在接手家里的公司,我也是刚回东京没多久。”

  “哦哦,这样啊,真是了不起呢,年纪轻轻就有所作为。”

  “没有的事,我哪里有什么作为。”


   黑子太太来了兴致,不停地说着陈年往事,赤司彬彬有礼地配合着,只是余光一直没离开黑子哲也那边。那孩子自己坐在桌子的另一侧,翻着手里的习题,或是停笔思索,或是捏着下巴在草稿纸上演算。

   黑子太太正讲着什么,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,“啊,我这记性,厨房还煮着东西呢。”说着她站起来,“征十郎就留下来吃饭吧,都是些家常便饭。”

   赤司犹豫,又瞟了一眼旁边的黑子哲也,点点头,“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   “怎么会,家里好久没来过客人了。”


   黑子太太一离开,屋子里没了动静。电灯嘶嘶响,书写声断断续续。

   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,熟食的香味也一阵阵飘过来,不知道是肚子饿了还是怎么,赤司干巴巴坐着,一阵无聊。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,茶凉了大半又泛着涩味儿,是好茶,可惜放的时间久了。


   百无聊赖,黑子那边儿传来嘀咕声,赤司扭头,他正抓着留海念念有词,草稿本上被勾画的看不出样子。赤司看凑过去看他的作业本,把黑子吓了一跳。明白了对方意图,黑子把习题往赤司面前推了推,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赤司的侧脸,眨眨眼,再眨眨眼。



   也许是为了打发时间或出于好心,赤司默念了一遍题,又问黑子拿来了笔,“你看,这道题这样写是不是也可以呢?”

  “……嗯?”黑子恍过神来,赤司已经开始一步步讲解,黑子哦哦了几下,云里雾里的,最后只把答案记了下来。其实赤司说了什么他统统没听进去,只是见赤司停顿了,就点头附和。

  “征十郎先生,谢谢你。”

  “征十郎先生?”赤司诧异地了看一眼表情冷淡的高中生,手里得笔转了两圈笑出声来。

  黑子有些不好意思,食指弯曲挠了挠脸颊,“失礼了,直接喊了您的名字,那我换个称呼?”

  “我大你六七岁,你父亲又是我的老师,你差不多该叫我一句哥呢,”赤司说,注意到黑子哲也不情愿地抿抿嘴,于是又拐了弯儿,“我不太在意这些,随你怎么叫吧。哦,你是不知道我全名对吧?我叫赤司征十郎。”

  “赤司先生,你好,”黑子转过身面朝他,端端正正地坐好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蓝发,呆呆的样子不像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“那我也重新介绍一下,我叫黑子哲也,称呼也请您自便。”

   “小哲,这样可以吗?”

   对方皱鼻子的表情没逃出赤司的眼睛,显然对这个幼稚的称谓不满意,可黑子还是点点头,说了句,“请随意。”


   他是男人黑子是男生,虽然年龄差放在那儿但好在不用费心思找话题。一道题的功夫,就能半熟。

   黑子家经济不好,家里的主心骨一倒,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一位妇人身上。黑子孝顺,休息时会打零工补贴家用,可即使是这样,日子过的还是紧巴巴的。

   赤司叹了口气,抬手揉了揉少年倔强的头颅,掏出一张名片轻轻放到了桌上,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,就打这个电话联系我吧。”


   黑子出于本能的拒绝,别看他年龄小,却是个会观察的人。赤司一身贵气,举止大方,一看就出生名门,可少年硬气,哪里受得了别人的同情?于是绷着脸又把名片塞给了赤司。


   赤司笑笑,自然知道他心里想什么。这孩子不过是岸上的小石子,怎么能比得上他八面玲珑,只又说了两句,黑子就老老实实地收好了小卡片。

   少年把名片压到书底下,又抬起头看着他。严肃的神情反而让赤司觉得单纯可爱,“赤司先生,要是以后您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,也请开口。”


   赤司被这话逗乐了,胸腔里有小泡泡一个个从喉咙里冒出来。他又抬手揉了揉黑子的蓝发,少年的头发柔软,像某种小动物的皮毛,赤司发现自己似乎对这种触感有点着迷。“你个高中生,能帮我什么忙呀?”


   “就算是高中生,也一定有能帮的上忙的时候。”

   黑子一本正经,赤司却和哄小孩子一样应着,又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好,有什么事儿,我找你帮忙。”
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赤司生日倒计时!《后生可畏》章节暂定六章左右,在生日前大概是日更的节奏,但生日后大概…是周更…也说不定…


评论(10)
热度(143)

© 七个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