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粥耶

怠惰系选手
原ID:七个里

【赤黑】高度近视

「高度近视」


chapter 13


  黑子的电脑文档里有不少他早就遗忘的东西,比如青峰一脸“你懂的”传过来的啥啥啥、比如黄濑借口备份的写真、比如他有感而发留下来的黑历史······


  哦,还有他与赤司另类的“合影”,一人在东京,一人在牛津。


  赤司留学的第一年,在异国度过的第一个生日,黑子掐着日子邮寄出去一张照片。那是三月的樱花树,倾斜的树枝颤巍巍地托着满干的花朵,有的盛开,有的已经残缺了几片花瓣。那色泽就好像少女抹了蜜的粉唇,饱满鲜活,又渡着金色的阳光。树下的青年相比之下愈加不显眼,他就那么安静的站着,没有什么动作,甚至连表情都没有,只能从他水色的眸中看到光芒的方向,和隐约的朵朵粉云。

   照片是拜托荻原拍的,当时那家伙一边念叨着文艺人他不懂,一边指弄着黑子往左偏偏光线好。黑子面无表情,说这是情怀。荻原按下快门撇撇嘴,回了句:祝你的情怀大半年后生日快乐。

  他脸上一阵红,依旧面无表情。


  至于赤司有没有在生日当天收到他不知道,但他在一月三十一号准时收到了来自英国的电子邮件。

  内容就一张照片,甚至连“生日快乐”四个字都没有,黑子一点被祝福的感觉都没有。照片左半边是黑子四月份照的,右半边则大概是在圣诞节前后拍的。照片里的赤发青年穿着黑色风衣,裹着围巾站在一颗高大的圣诞树旁,再往后是充满英伦风味的建筑。他双手插兜,嘴角上扬,笑意和霓虹灯光都融进了眼睛里。两张截然不同的照片各取了一半,樱花树与圣诞树的树干各一侧,突兀又完美的拼贴在了一起。就好像时间、空间都被重叠,他们之间只有一棵树的距离。


  那不是祝福,更像是表达陪伴,或是庇佑。


  不过那模糊的感情在被意识到前就被淹没在琐事中,他们开始相互联系,不频繁也没有规定的时间,也许只是想起来就发一封来自异国的电子邮件。内容稀松平常,除了寥寥几语外大都是没有描述的照片:黑子的防辐射植物、赤司头顶阴沉的天空、宿舍楼里活泼的留学生······


   赤司说他从不和那些大佬高们合影,因为该死的他们总喜欢在他头上比划。黑子肩膀抖了抖,他敢保证大佬高们以后见了赤司都是绕着走的。

  黑子说新派来的编辑严厉的很,他工作效率提高了一倍。赤司回复道起码你的眼睛也轻松了一倍。


  不过后来黑子丢了邮箱密码,再也没登录过,这不痛不痒的存在感消失在网路中,断了联系。


  挺可惜的,他心想。然后将那份奇怪的感情忽略。

  其实,他又何尝不是呢,无意间向赤司表达着真实,表示着同在。


  可是如今,黑子握着鼠标,打开三年前改动过的文档,指针从一张图片移动到另一张上,进度条渐进底端。最后退出,删除。

  他扶了扶眼镜,合上电脑起身倒了杯白水。透明的液体在玻璃杯中翻滚,汽包急促的形成又破裂,明明是不大的房子,黑子却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。

  太安静了。他站在厨台前,傍晚的太阳填充不了房间,只有余晖洒在他背后小腿处,似乎痒痒的。而浸在阴影中视线却渐渐暗淡,黑白点似的东西密密麻麻的排布在眼前,不断颤动然后花白一片,连带着眼眶都有麻麻的感觉,黑子揉揉眼睛,而不适却越加明显,让他停不下手来,眼球发烫,眼眶也在手指略显粗暴的动作下隐隐发红。


  “该死。”黑子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,内心近乎歇斯底里的烦躁让他拿起杯子,举过头顶,狠狠将水倾倒下来。


  该死的,这太不正常了。

  一次次等候,一次次陪伴,原来都这么不心甘情愿。


  你比想象中还要自私,为什么却装作一副宽厚的模样?

  你比想象中还要吝啬,为什么却装作一副无私的模样?

  你比想象中还要懦弱,为什么却装出一副无畏的模样?


  承认吧,那些都是你自尊的掩护,都是你胆怯的包袱。

  被打上累赘的标签,还怎么能做到,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

  最后还不是放弃了。


  “嗡——嗡——”手机不知在何处震动了半周,黑子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。他匆匆忙忙放下杯子寻找着声音的来源,可空荡荡的屋子里似乎每个角落都在发出声响。发丝还在滴水,镜片上的水珠也让他不那么方便,几番寻找才在沙发的缝隙处找到。


  黑子来不急看清是来电人是谁,“喂,您好。”他握着电话挺直身子,因为更加靠近窗户,太阳的余晖可以充盈他的眼珠,他向外望去,广阔的视野让晶状体得到了调节。


  “我喜欢你,”黑子一愣,对面声音再次重复,“前辈,我喜欢你!”


  “呃······”他发出一个音节,接着被打断。


  “黑子君!我知道你会拒绝我啦!”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有些闷闷的,带着鼻音。“我想了很多,虽然放弃了,但是······但是还是觉得很值得!”

  “认识了非常特别的黑子君、经历过第一次主动追人、还学会了自己做蛋糕、并且还了解了很多黑子君喜欢的作家······”平林一件一件说着,嗓音中的颤抖一点一点暴露,说道最后几乎带着哽咽,“最后······还可以很成熟的祝喜欢的人能幸福!”


  黑子没有说话,水珠从发丝上滑落滚进衣服里,而对方也没有留给他回话的时间。

  “每一件事情都对我而言很新鲜,所以很值得。”

  “虽然······虽然我很伤心的,但前辈你应该不会伤心了。”

  “你很幸福吧······”


  “你和他(彼は),”平林顿了顿,“你和那个特别的人······”

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黑子迟缓地开口。

  他站到窗边缓缓低下头,滚进衣服的水珠变得黏黏腻腻的,他看见公寓的大门被打开,一个人提着为数不多的行李,踏上一条他放弃守候的路。


  “前辈?”

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黑子再次重复,才发现声音已经沙哑。


  那个陌路人停止了移动,他回头,好像在捕捉着什么。黑子不知道他有没有停住流转的眼眸,也不知道他嘴角是否绽开了微笑。

  “我同样放弃了。”


  “可是你们······”

  黑子听着平林的话想笑出声,“平林小姐,你不该担心我。”


  “你们是彼此喜欢的吧。”

  “我知道,你们是彼此喜欢着的。”

  “是的,我们彼此喜欢着。”他落落大方的用呆板的声线承认,目光随着那个被拉长影子看向远方,直至消失。


  “但是我并不打算挽留,就算我们分道扬镳。”


  “你甘心吗?”平林突兀地问。

  “当然,”黑子用额头抵住玻璃,他低喃着像是在告诉自己的大脑,“不甘心。”


    “我不曾知晓,为了去到那个亮着灯光的寂静庭院,为了找到坐在尘土中等待的伊人,到最后,他的船将在那里靠岸。”①


tbc


为你,千千万万遍——《追风筝的人》

①出自《采果集》



评论(14)
热度(129)
©司粥耶 | Powered by LOFTER